未标题-2.jpg
首页 > 中经旅游滚动新闻 > 正文

6万游客香山赏红叶 园区外交通较拥堵(图)

2015年10月26日 08:36   来源:北京青年报   汪震龙 王斌

  随着气温持续走低,变色的红叶越来越多,游客已开始纷纷在红叶下合影

游客太多,香山上人满为患

  昨天,香山公园一共迎来了6万名欣赏红叶的游客,这一数字与景区最大承载量16万人相比,游园体验还是相对舒适的,但园区外的交通情况比较拥堵。与一个星期前相比,昨天香山的红叶变色率已从20%上升至40%。过了“霜降”,随着气温持续走低,预计本周末红叶变色率将跃升至70%,市民游客将可以看到漫山红叶如火如荼的美景。

  据香山公园管理处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红叶变色率40%,其实还没到红叶最佳观赏期,现在的香山相当于刚迈入“初秋”。另外从分布情况来看,山上气温低,红叶的变色情况会更加明显。“按照目前的观测结果,山下的红叶变色率不足30%,但是山顶已达50%,相当于一半树叶已经开始变色。”这位负责人提到的山顶,主要观测的是海拔560米以上的树叶变色情况。

  今年,香山公园重点推荐了三条徒步“赏红路线”。北青报记者发现,目前“历史古道赏红”线路的观赏效果最好,静翠湖、香炉峰附近已经能看到大片红叶,而双清别墅景区里可以见到公园里最大的银杏树,如今也正在逐步变成金黄色。

  若想得到最佳的观赏效果,游客最好还是乘坐索道。在平缓的行进过程中,随着海拔高度的逐渐增加,游客可以看到南山红叶覆盖率逐渐提高的过程,并俯瞰香山红叶全貌。在天气好的情况下,游客坐在缆车里还能眺望京城美景,包括颐和园昆明湖、北京植物园、中央电视塔等景点都能一览无余。

  调查

  红叶变色率如何计算?

  “香山红叶变色率”是如何计算的呢?原来,香山公园里活跃着一个“季节性”组织——红叶物候观测小组,只有4名成员,每年红叶节前成立,红叶节结束后解散,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观察红叶变色率,为游客提供准确及时的服务,同时也为气象、林木等科研提供支撑。

  据红叶物候观测小组工作人员尚紫阳介绍,观测小组会在全山选取8处样点,其中南山黄栌树较多的区域设置了5个样点,北山则选取了3个样点。每个样点处,在保证海拔、坡度、树种、树龄等要素不同的前提下,选择5棵黄栌树作为样本,在树枝上挂白色标签、系红绳子进行标记。一共算下来,全园用来取样观测的黄栌树共有40棵,代表全园10万棵黄栌树。

  接下来,观测小组会在每棵树1.7米左右的高度上,选择东、西、南、北四根树枝进行观测。“先清点一遍树叶总数,再数一下变红的叶子,同时做好登记。一整天的工作结束,每人至少数一万片叶子。”尚紫阳说,在红叶季的两个多月内,每周逢二、四、六,无论刮风下雨,必须上山清点。

  “我们通过目测,把变色面积比例‘小于1/3、1/3到2/3、2/3到1’的叶片数进行记录,同时利用皇家园艺比色卡来测量黄栌叶的颜色值。”尚紫阳说,8个样点的数据采集完成后,会通过“香山红叶平均变色率计算公式”得出单棵树的变色率,之后再利用公式综合一个样点5棵树的变色率,得出该样点的变色率,以此类推,得出全园的红叶变色率。

  据介绍,“香山红叶平均变色率计算公式”是香山的一项科研成果,综合了公园多年的观测经验,计算方法比较复杂。由于是内部资料,尚不能公布。

  公园根据物候观测小组采集的大量基础数据,提炼了著名的“香山红叶三看”:初期层林尽染、中期如火如荼、末期落叶飘丹。目前尚处于初期阶段,到了本周末,叶子变色程度更深,游客将能看到漫山染遍的红叶之美。

  释疑

  为何游客看不到那么多红叶?

  很多游客初来香山公园,进入门区以后,眼前并未出现想象中的大片红叶美景。“上面的叶子红吗?”昨天,北青报记者在香山探访时,经常能听到上山游客向下山游客打听海拔较高处的红叶覆盖情况。

  那么,为何游客看到的红叶变色情况并没有园方公布的“红叶变色率”那么高呢?

  原来,香山公园公布的红叶变色率,是针对园内10万株黄栌树而言的。当提到红叶变色率是40%时,并不意味着整个公园里已经有40%的树叶变红,这个比例是包括所有变色树叶的,黄色叶子也涵盖在内。

  实际上,进入香山公园东门,在勤政殿门口可以看到两棵五角枫,树龄达到50年,火红的树叶格外醒目,是香山标志性景象。但是进入园区以后,大部分变色树种是黄栌树,枫树是比较少的。

  据香山工作人员介绍,黄栌在秋季高低温循环下,叶绿素开始逐渐分解,花青素开始累积增多,叶子开始逐渐变红,叶片中花青素含量越高,叶片越红。但是,由于叶片中花青素含量不一,会展现出不同色彩。除了红色以外,还会展现出黄色、橘黄、橙红等色彩。

  另一方面,光照、冷暖、土壤等因素也会影响叶子的变色程度。海拔越高,气温越低,变色程度也越明显。但是,很多外地游客时间有限,走得不够远、爬得不够高,看不到满山红叶的景象。毕竟与山上相比,山下红叶变色较晚,目前变色比例还没有那么高。

  探访

  香山红叶逐红 游客一路囧途

  上周末香山公园迎来客流高峰。每天六七万游客的到来虽然还不至于让景区饱和,但香山周边的交通状况不容乐观。昨天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避开高峰时间前往香山公园,但依旧“一路囧途”,行至最后一公里时交通几近瘫痪。其中不少游客返程时仍然挤不上车,而“黑车”价格则高至100元一车。

  最后一公里路 公交走一个多小时

  昨日下午3点,在北宫门地铁口,公交站前等待去香山的游客已不多。

  3点10分左右,北青报记者跟随4名游客上车。公交车开到香泉环岛后,路面开始拥堵,车辆只能缓慢行驶,司机打开车门,其中两名乘客选择下车步行前往香山。

  3点30分左右,公交车抵达植物园南门时,车辆前进的速度变得更慢,车窗外有不少人在维护交通。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很多游客开始陆续从香山返程,大量私家车辆汇入路口,路面交通几近瘫痪,以至于公交车司机不得不熄火在原地等待。

  直到下午4点26分,公交车终于抵达香山脚下,车上剩下的两名乘客已经靠着座椅睡着,经司机提醒才反应过来。

  尽管已经不是高峰时段,但这辆公交车从植物园南门到香山这一公里的距离仍然行驶了一个小时。

  公交车站排队

  黑车趁机高价揽客

  昨日下午3点,在北宫门地铁口,仍然有部分黑车司机在“拉客”,不过价格并没有“高得离奇”。“去香山的,30元一位,人多的话一车50元拉走。”一位黑车司机正在香山公交站招揽顾客,不时有游客过来询问价格。

  一个小时之后,北青报记者抵达香山公交站,等候乘坐331路、563路公交车的游客已经排了100多米,不少黑车司机不断在吆喝,“有没有坐车的,马上走”。

  当北青报记者询问价格时,他称,“一车100元,最多坐5人,看你们几个人”。当记者表示需要多久时间到达地铁口,他说:“20分钟,我们走另一条路线,特别快。”

  马路对面的另一位黑车司机的“报价”明显不同,“3位100元,立刻走,20分钟立马就到地铁口。”当记者表示是否有些贵时,黑车司机弹了弹烟蒂:“这还算好的,昨天可是一个人50元。”

  外地游客来京

  小朋友路上被挤哭

  “爸爸,我们以后不来北京了好不好。”昨天下午4点左右,来自河南驻马店的孔先生带着儿子到香山旅游,本期待能看到漫山遍野的红叶,结果没成想一路受了不少气。

  孔先生说,他从下午2点半就到这里排队等车了。“我儿子来的路上就被挤哭了,公园里面人又多,他爬了一段就死活不肯走了,我也担心回去堵车,吃了点东西就下山了。”

  孔先生说,尽管自己对于下山人流可能会很多有所准备,但仍然被香山车站的阵势吓到了。

  此前,公交公司特意为前往和驶离香山地区的路线增加了运力,563路、331路、696路等增发了从香山到地铁站的区间车。然而孔先生到达车站后,发现车站外有一条将近100米长的队伍。当孔先生用了50多分钟排到这100多米队伍的尽头,才发现这队伍拐过弯后还有一段很长的下坡,“估计这下坡还有50米的队伍。”

  返程客流大军

  喊着号子挤公交车

  傍晚时分,返程的游客们正在香山公交站等车,有人喊了一嗓子去下一站植物园站乘车,于是几百人的“队伍”开始向植物园站走去。

  窦女士也是这群“转移”大军中的一员,她告诉北青报记者,因为觉得“排队不知要多久,外面还在堵车,不知道上车后开出去还要多久”,所以决定步行到下一站,“没准这样还更快一些”。

  在植物园站,窦女士发现这里仍是人山人海。“失策了,香山和植物园的人都从这里上车”。不久,一辆车开过来,窦女士也顾不上查看这辆公交车的去向了:“不管这辆车开到哪里,我都要上去,我等不下去了。”车停下来后,窦女士加入到了人流之中,在一声声“加油,挤啊”的喊声中,窦女士从本应是下车门的后门挤上了车。孟亚旭 屈畅 周丹


(责任编辑 :徐晶慧)

分享到:
35.1K
383.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