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2.jpg
首页 > 旅游经济新首页 > 权威发布 > 正文

与时俱进 比拼技艺 黄流花灯的变与不变

2019年02月26日 08:49    来源:海南日报   

  栩栩如生的大公鸡花灯。 海南日报记者 梁君穷 摄

  正月十五元宵节晚上,黄流花灯巡游现场。特约记者 林东 摄

  元宵节将至,黄流人在赶制花灯。 海南日报记者 梁君穷 摄

  文\海南日报记者 徐慧玲

  有道是:“一曲笙歌春如海,千门灯火夜似昼。”元宵节是我国的传统节日之一。元宵夜,我国各地赏明月,闹花灯,吃元宵,品民俗,满街鼎沸,热闹非凡。

  在乐东黎族自治县黄流镇,元宵节堪称是当地人的“狂欢节”。“农历正月十五、十六夜花灯游街闹元宵,是黄流古往今来素有的节庆活动,是黄流地域文化的重要标志之一。”黄流镇文化站站长邢诒山告诉海南日报记者,黄流人的元宵,花灯是必不可少的。

  黄流是“中国民间艺术之乡”,黄流花灯被选入原文化部编撰的《中国民间艺术之乡概览》一书,成为不少当地人津津乐道的话题。历经沧桑的黄流花灯走进中国经典民间艺术的殿堂,离不开一代代花灯手工艺人的坚守与传承。今年元宵前夕,海南日报记者来到黄流,采访当地的几位花灯制作者,了解制作黄流花灯背后饱含的那份工艺匠心。

  以村坊为单位秀匠艺

  “黄流花灯源于百姓为庆贺家中新添男丁而制作的小灯笼,随着制作花灯的水平日渐提升,人们开始不满足于单门独户地悬挂灯笼。” 黄流花灯协会副秘书长陈鸿汉说,于是便出现了先是以家族、如今是以村坊为单位制作元宵灯笼、灯车。

  黄流花灯享誉琼州,与当地匠人精心设计制作息息相关。年过古稀的老人邢福源介绍,黄流当地共有7个村坊制作花灯,今年有4个坊参与制作。在邢福源的带领下,海南日报记者来到当地较有名气的西北坊。元宵将近,村民们正在赶制花灯,刺耳的机械切割声和电焊声此起彼伏。

  老人邢诒辉是西北坊里德高望重的花灯手艺人之一。他说,黄流花灯制作手艺大多是祖上流传下来的,孩提时期,他就跟着爷爷和父亲学习扎灯。如今年逾7旬的他虽然双手长满了老茧,做起花灯来却依旧得心应手。

  “精品难扎,花灯匠人往往身怀十八般手艺,从绘画、书法到编结、雕刻、裱糊、剪纸等,生产工艺流程复杂,每道工序的细致程度要求极高。” 邢诒辉说,西北坊共有近50人,工种分为电工、木工、雕刻等,由于全部是手工制作,完成一辆花车最快也要10余天的时间。

  当地老人说,上个世纪80年代,80%的黄流人都会做花灯。每逢元宵节前夕,长辈们和街坊邻居就会聚在一块做花灯,孩子们围观大人制灯,一看就是一上午,乐此不疲,耳濡目染间,也成为许多黄流人喜欢上这门手艺的开始。76岁的邢诒辉便是其中之一。

  邢诒辉自小对绘画十分痴迷,西北坊里绝大多数花灯造型的图案出自邢诒辉之手。“花灯制作技艺都是细活、碎活,只有把控好各个细节,做出的花灯造型才逼真。”邢诒辉指着一个长约1.5米、高1.2米的猪形灯样说,“就连这猪尾巴的位置,都要反复计算,稍微不注意,就会破坏整体的美感。”

  每逢元宵游花灯之时,亦是黄流各坊秀匠艺的时候。“从花灯的外形、颜色到使用的技巧都是各个坊比拼的内容。” 邢福源说。

  灯影曼妙寓意深

  黄流花灯种类繁多,有宫灯、塔灯、龙灯、走马灯、莲花灯等,工艺精湛,蕴含着黄流人对美好生活的期盼。

  “早期的黄流花灯,大多以油灯饰和灯笼为主。” 扎花灯40余年的老匠人陈宣兆说,将玻璃瓶割去上头一半制成能挡风的灯就是“油灯饰”,再把糯米煮成糊将它粘在木板上,十分牢固。

  早年的黄流花灯,题材较为单一。除了展示“今岁村里男多少”、祈求“丁财两旺”外,也融入祈盼来年风调雨顺、平平安安等内容。改革开放后,黄流花灯的题材还逐渐融入了歌颂伟大祖国、展现新时代新气象等主题。

  据陈宣兆介绍,如今黄流各坊间制作花灯往往围绕一个主题进行,在确定主题方面可谓煞费苦心,通常要提前集中开会商讨,避免雷同。

  “今年西北坊制作花灯的主题是‘脱贫攻坚,发展养殖’,包括猪、鸡、牛等造型的花灯。” 邢诒辉自豪地说,在政府的帮扶下,当地不少村民发展养殖摘了“贫困帽”,这个主题很应景。说罢,邢诒辉和几名村民搬出他们即将完工的鸡花灯。这只“雄鸡”红冠高耸,身披彩衣,黑尾飘逸,威风凛凛,一副将要踱步而行的姿态,十分逼真,在场看客无不称赞。

  若仔细观看,不难发现,西北坊制作的花灯可不是个“固定造型”,而是可以进行摆动的“活玩意儿”。“猪花灯的头部、耳朵和尾巴等部位用弹簧从内部连接起来,从而可以实现‘摇头晃脑’的整体效果,形象呆萌可爱。”邢诒辉说,花车两侧还将安装上LED显示屏,村民可多角度欣赏黄流花灯。

  从海棠油、花生油到蜡烛,乃至如今使用的各式电灯泡,黄流元宵节花灯的“灯”几经更迭;从单一的白纸原材料到泡沫等名目繁多的制作材料,从汽车取代了牛车,从静态画面变成动态画面, 时代在进步,制灯技术也不断改变,陈宣兆说:“不变的是黄流花灯匠人对制灯手艺的那份执着和赏花灯、闹元宵的热情。”

(责任编辑 :韩璐)

分享到:
35.1K

·热点推荐

  • 1
  • 2
  • 3
  • 4
  • 5
324234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