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2.jpg
首页 > 中经旅游滚动新闻 > 正文

冰天雪地里的旅游探险——新疆民间登山探险发展初探

2017年01月04日 09:42   来源:新疆日报   王亚芸

  原标题:冰天雪地里的旅游探险——新疆民间登山探险发展初探

  12月20日,新疆6000米—7000米—8000米民间登山队(以下简称“678千登山队”)年会在乌鲁木齐召开,新疆首位成功登顶珠峰的女性马丽娅姆(“麦子”)、新疆无氧攀登第一人宋玉江等“偶像”的出场,让新疆的山友们激动不已,他们一起分享了一帧帧攀登途中的视频,回顾分析了一张张技术图片,讲述2016年在冰天雪地里旅游探险的一个个精彩故事,畅想2017年的新征程。

  2016年新疆高山探险捷报频传:5月,喜马拉雅山南坡先后传来宋玉江、麦子珠峰登顶的喜讯;8月,罗彪和李静(“木子”)登顶博格达峰;10月,迪力夏提·阿不都热西提勇于挑战蜀山之神——贡嘎,张春雷(“孤月苍狼”)冲顶卓奥友成功;11月,罗彪傲立幺妹峰峰巅,李渊(“默芋”)成功挺立博格达5峰之上……

  山就在那里总有人心向往之

  新疆多山,且多高山。世界上14座8000米以上的高峰,新疆拥有4座(乔戈里峰、迦舒布鲁姆I峰、迦舒布鲁姆Ⅱ峰和布洛阿特峰),占到近三分之一。新疆对外开放的高海拔山峰有11座,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和海拔5445米的博格达峰每年都吸引着世界各地的登山爱好者前来拜访和攀登。世界第二高的乔戈里峰(K2),被称为地球上最难攀登也最具神秘色彩的雪峰,是所有登山家的终极梦想,100多年来已有1000多人忍不住去攀登它。慕士塔格峰是名副其实的国际登山基地,海拔较高,攀登难度不大,安全系数较高,每年有几十支国内外的登山队到此登山滑雪。

  来自中国登山协会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从中国一侧登上新疆8000米以上山峰的人数近100人,全部都是外国人。近3年来,新疆8000米以下山峰攀登较多的是慕士塔格峰,每年都有350人左右,且国内攀登人数在逐年上升,达到150人以上。最近3年,从全国各地、中国香港以及国外来新疆登山的人越来越多。

  “新疆的冰雪探险发端于1997年,从1998年开始,新疆的民间登山运动正式拉开序幕。1999年新疆队有8名队员成功登顶博格达峰。”据乌鲁木齐登山探险协会原主席王铁男介绍说,“当时是一个非常小众的群体,只有20多人。”十几年过去了,中国的登山运动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从二十世纪70年代—80年代的国家行为被蓬勃发展的民间登山所取代。

  “每每回想起当年攀登博格达峰、慕士塔格峰那些生死悬系于瞬间的经历,我从不想以登上巅峰的勇敢者自居。我是在用所能达到的高度和所能付出的狂热,来选择一种自己热爱的生活方式。”曾经7次成功登顶博格达峰、10余次进入昆仑山和藏北地区,获得首届中国户外探险金犀牛奖,被誉为“新疆户外探险第一人”的王铁男这样形容自己对于登山的热情。

  商业登山日趋成熟服务不断提升

  “1999年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我们的队伍是唯一的中国登山队,那时的我们没有炊事帐、专职厨师,用的都是100元—200元的旅游帐篷,营地的餐桌就是一张地席。相比之下,外国队的营地和装备让我们羡慕不已。”王铁男说,经历十几年的风风雨雨,慕士塔格峰商业登山模式现已非常成熟,科学的行程安排,豪华的大本营服务,协作、背夫通力协助,使得登顶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每到登山季,来自世界多个国家的登山队聚集在一起,五颜六色的帐篷相互交错,点缀着贫瘠的山岗。登山大本营也成了国内户外厂商的角逐场,凯乐石、探路者、奥索卡等知名户外品牌赞助的帐篷整齐地排列在各个营地。”

  攀登世界之巅,除了时间和费用之外,还有综合意志、体能、经验、技术、天气、团队精神等多种因素。在安全的前提下,努力实现攀登目标的同时,还要有一个愉悦的攀登体验。

  “678千登山队立足于本土积极开展公益讲堂,建立培训系统,完善基础训练到实地登山的提升,还与凯途高山战略合作,坚持以点带面普及初级山峰的推广,实现驴友向山友的转变,重装徒步大线活动向登山活动的升级。”新疆6000米—7000米—8000米民间登山队队长张春雷告诉记者,2016年,登山队举办关于户外基础、山地常识、冰雪技术、山峰分享、高海拔应急与救援等的系列讲座十余次,受益人众数以千计;注重将知识培训与实地拉练相结合,在一号冰川北坡进行技术攀登实训,在4480扎营进行高反适应高海拔拉练,扎营人数20次19人;进行黑沟冰塔林、车师等一日的高强度常规体能拉练;对狼塔c+v、乌孙、夏特、环博、天狼之路曲根台、玛河传奇、桑珠古道—克里阳古道连穿等重装大线常年穿越并积极探路,还有日常的攀冰、攀岩训练,为山峰的攀登做好充分的科学准备。

  多年组织高海拔攀登以及营地后勤管理保障的北京鼎丰户外探险运动有限公司总经理宋玉江介绍说,在珠峰(南坡)的攀登上,他们会在攀登前组织一次针对珠峰南坡的攀登技术培训,让队员掌握通过所有路段难点的攀登技术;每个队员装备GPS和北斗双系统全球实时定位跟踪救援调度系统,大本营指挥调度系统可以在电脑三维地图上看到每一个队员的精确位置和高度,随时联络队员;每个队员配备个人太阳能USB充电板,保证所有设备的用电;专门针对南坡珠峰地形定制了对讲机通讯系统;还增设了中餐厨房和西餐厨房以及面包房酒吧等服务。

  攀登传统和探险文化需要培育积累

  “我们的登山探险运动发端晚了欧洲200年,所以很难形成自己的传统和文化,这个需要时间的沉淀和积累。”王铁男说,中国虽然是山的大国,但并不是登山的大国,参与登山的人数比例和西方发达国家和日本、韩国相比还很落后,攀登雪山的人数与庞大的户外群体相比少之又少,占户外群体的比例不到1%。新疆的登山人数相较江苏、广东等经济发达省市也是处于稀少的局面。

  据了解,根据大陆高山的分布,国内雪山攀登主要集中在西藏、新疆、四川和云南,除了地缘上的差异外,各地登山管理规章的不尽相同,也影响着高山攀登的参与人数。在云南,每年攀登哈巴雪山的人数达几万人。在四川,攀登4000米到5000米的山峰没有费用。在新疆,攀登海拔3500米以上的山峰,需要到当地登山管理中心注册,攀登海拔7000米以上的山峰需要国家体育总局审核批准后地方登山管理中心给予注册,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个体的自由攀登。

  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11人的登山队要攀登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的话,需要在新疆登山管理中心缴纳:注册费15000元人民币(每增加一人要增加1500元),管理中心会为每个登山队派一名联络官,联络官费用15000元。也就是说,一个11人的队伍在行动前的基础费用是30000元。进山,每个人要向当地政府指定的部门交纳300元人民币的环保费;每人至少要租用一峰骆驼,400元人民币。另外,根据登山管理条例,商业登山每3名队员就要配备一名高山协作,攀登慕士塔格峰一名高山协作费20000元人民币,加上大本营的生活费用,山下的交通费和登山公用装备折损等,不算人工,每位队员最低消费成本达到了13000元-15000元人民币,高昂的费用把许多登山爱好者拒之门外。

  业内人士表示,高山探险是极限运动,有很大的危险性,对现行的逐级申报制度表示理解和支持,但登山文化需要培养,希望管理部门能更多引导,依据不同经济区域给予费用减免,特别是针对一些公益团体和社会教学部门以及群众体育组织,让更多人科学登山。

  张春雷告诉记者,2017年,新疆678千登山队会将公益讲堂进一步常态化,形成培训—拉练—登山的有效机制;制度化加强管理,在完善组织职能、部门职责、梯队建设的同时,将吸纳更多户外组织协同合作,条块分割,统一责权利,在保留部分基础山峰民间登山公益推广的同时,积极进行市场开发,使更多新疆山友参与初级、进阶、高海拔多层级不同服务;将合作开发岗什卡、年宝玉则、启孜、慕士塔格峰和玛纳斯鲁的攀登活动。

  据了解,截至目前,2017年玉珠峰、慕士塔格峰已经组队基本完成,其中慕士塔格峰将尝试团购招标的方式,让更多新疆山友实践7000米雪山梦想。


(责任编辑 :叶玮)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