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2.jpg
首页 > 专题策划-专题库 > 海南国际旅游岛 > 旅游岛要闻 > 正文

保亭脱贫攻坚火力全开 干部忙起来忘了腰痛

2018年06月11日 13:51    来源: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   

  “今年保亭要脱贫摘帽,离不开大家的共同努力,只有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跟时间赛跑,超常规开展工作,才能完成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这是海南省保亭黎族苗族自治县委书记王昱正在日前召开的一次会议上的讲话。“超常规开展工作”,折射出脱贫“摘帽”任务之紧迫。相关会议纪要显示,今年4月中旬以来,保亭县打赢脱贫攻坚指挥部共召开了8次专题会议,其间还召开过多次县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会议,会议的“密集度”前所未有。

  压力层层传达,保亭脱贫攻坚战线上的干部个个犹如打了鸡血,火力全开。他们有一个共同目标:实现现行贫困线下的1023户3618人全部脱贫和7个贫困村脱贫出列。“脱贫攻坚其实应该叫‘脱皮攻坚’。”保亭一名基层干部笑称,县领导经常在会议上强调,要以脱几层皮的工作态度来推进脱贫攻坚工作,“一开始还觉得不至于吧,后来才知道这话不假,咱不脱几层皮,贫困户就脱不了贫。”

  雨中的庭院小会议

  受今年第四号台风影响,6月6日上午,保亭大雨。

  “带好雨伞,去一趟合口。”李海雄丢下这句话就一头钻进车里。

  李海雄是保亭响水镇镇委书记,合口村委会是该镇四个整村推进村之一。数据显示,全镇建档立卡贫困户1134户4605人,经过2年攻坚,目前还有197户755人尚未脱贫,其中29户108人就集中在合口村委会。

  十多分钟后,李海雄抵达合口村委会办公室,面积并不大的办公室里只有妇女主任一人,显得有些空荡荡。

  “人呢?”李海雄问。

  “都去贫困户家里了。”妇女主任说。

  李海雄点了点头,转身出去,“我们去看看。”

  在合口村委会什有村一户人家的庭院里,李海雄打了一个电话。不到十分钟,几个人陆续打着雨伞赶了过来,包括合口村委会副书记吉永海和驻村第一书记周刚,他们刚好都在什有村。

  几张凳子摆开,一场小型的汇报会随即在庭院里展开。雨水滴滴答答,但汇报的声音很洪亮。

  “吉伟娇是2017年新增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属于因病致贫,家里有两个小孩。目前吉伟娇已经加入合作社,自己还种些冬种瓜菜,老婆打短工,温饱问题基本得到保障。”周刚说。

  “镇里提供的公益岗位,包括护林协管员、河道协管员、村保洁员和农业面员,都已落实到人。”吉永海说。

  ……

  简短的汇报会后,众人移步到建档立卡贫困户吉琼冲家里。吉琼冲也是因病致贫,病魔的折磨使得47岁的他看起来更老一些,不过提起医疗保障,吉琼冲脸上有了笑容:“这真要感谢政府,就拿我最近一次治疗来说,医疗费共8000多元,住院报销后我只支付了3800元。因为我是建档立卡贫困户,过后民政局给我补贴1700元,卫生局给我补贴2000元,算起来其实我只花了150元。要不是政策好,我这病哪能耗得起呀!”

 

  谈话之间,住在附近的吉伟娇也来了,他冲着几位村干部点了点头。“他们都是老熟人,经常来,有时候一周能见两三次。”吉伟娇说。

  常往贫困户家里跑的不止是村干部,李海雄也经常要往村里跑。“原来有腰痛的,跑到腰不痛了。”李海雄无意中发了这么一句感慨。细问之下,他笑着解释说,原先很多工作都是坐在办公室里就能完成的,这几年脱贫攻坚到处跑,腰反而不痛了。其实并不是腰好了,而是忙起来腰痛都不怎么在意了。

  “忙起来忘了腰痛”只是保亭脱贫攻坚中的一个缩影。进入2018年,保亭给各级扶贫干部不断加码,层层传导压力。尤其是4月中旬以来,保亭县打赢脱贫攻坚指挥部共召开了8次专题会议,其间还召开过多次县扶贫开发领导小组会议,会议的“密集度”前所未有。

  三级作战体系下无“死结”

  6月6日下午3时许,什玲镇界村村委会,村民黄金梅正在整理一沓扶贫手册。“村委会组织大伙参加培训,我负责把大家的扶贫手册收集上来搞好报名登记再拿回去发给大家。”

  黄金梅所说的培训,是指村委会组织的农业技能培训,每个月都有,有时候一个月甚至两三次。“这对贫困户种养作业有很大的帮助,大家参加的积极性很高。”驻村第一书记王焕承说,除了开培训班,组织观看脱贫致富夜校也是必不可少的,“个别贫困户要是不愿意参加,我们就得做思想工作。一方面组织学习技术,一方面走村入户做思想工作,双管齐下,为的就是提升农业生产水平和效益。”王焕承说。

  即便如此,界村的农业生产仍有“死结”。

  “界村耕地少,人均不足一亩,大规模的种植基本不可行,而村民各自种的槟榔和橡胶,行情不稳,村民收入不稳定。”村委会书记林新程说。

  界村的“死结”并非个例。县里对此给出了指导意见。“每个村,每个乡镇的情况都不一样,选择哪种扶贫产业,必须因地制宜,可以先试,不行就叫停,换项目再上。”保亭县政府有关负责人坦承,部分农业产业市场竞争力不强,在带动贫困群众稳定脱贫方面的作用发挥得不太充分,乡镇和村委会可以根据具体情况及时调整方向。

  界村村委会就是这么做的。该村的王锋一家原先靠种植槟榔为生,但前些年槟榔行情不好,加上家里两个孩子上大学,家庭经济一下子滑到贫困线之下。纳入贫困户后,村委会干部劝说王锋在兼顾种植的同时,向养殖方向发展,不但将他吸纳入合作社,还免费提供猪崽给他养殖增加收入。除此之外,王锋家的房子还进行了危房改造,小孩上大学每年还享受教育扶贫补助,“每人每年补助5000元,我家两个孩子一年就享受补贴10000元,最大的难题解决了。”去年,王锋主动申请退出贫困户。

  “在保亭,几乎不存在解不开的扶贫‘死结’。”保亭县政府有关负责人表示,这得益于该县构建的脱贫攻坚三级作战体系,问题逐级反映,逐级解决,有的难题在镇一级就解决了。

  比如,响水镇的合口村委会什有村也有“死结”:缺水。镇里已经联系水务局给出解决方案,年内启动新的水利工程,引水“解渴”。

  据了解,保亭制定了《保亭县脱贫攻坚单位定点帮扶和干部包村帮扶工作的的实施方案》和《保亭县进一步完善“县包乡镇、乡镇包村”脱贫攻坚工作机制实施方案》(以下简称“两个方案”)。县打赢脱贫攻坚战指挥部在全县各乡镇、各村委会和各村小组分别设立战斗队,将乡(镇)村挂点领导、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员、村两委干部、帮扶责任人、村民小组组长等力量全部编入战斗队伍,组建了9个脱贫攻坚大队、60个脱贫攻坚中队、467个脱贫攻坚小队,形成高效有力的脱贫攻坚作战体系。5月30日,467名包村工作人员已全部到位。

 

  “两个方案”的出台,明确了工作目标、任务、要求、时限等,制定了年、季度、月、周、日工作常规工作清单,切实把责任压实,把压力传导到基层,传递到每一个人,打通脱贫攻坚“最后一公里”。

  在此之前,保亭通过实施农业特色产业脱贫、旅游脱贫、劳务输出脱贫、金融保险扶贫、“志智”双扶促脱贫等五大抓手,推动脱贫攻坚不断深入。其中,农业特色产业方面,通过“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公司+专业大户+基地+农户”等多种模式,带动贫困户抱团发展红毛丹、黄秋葵、益智、百香果等特色产业。目前,全县共成立64个农民专业合作社,带动贫困户3418户13207人发展特色产业,组织化程度达86.4%;劳务输出方面,全县转移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劳动力外出务工3个月以上的人员累计3384人;金融保险扶贫方面,截至今年5月30日,全县已为220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发放扶贫小额贷款,有效解决贫困户发展规模种养殖产业资金短缺问题。

  “行百里者半九十”。计划今年“摘帽”的保亭离目标似乎越来越近,但想要摘取最后的胜利果实,“攻坚”的劲儿丝毫不能松懈。“保亭始终把脱贫攻坚工作作为第一民生工作来抓,脱贫攻坚一直在路上,从未停歇。”保亭县政府有关负责人说。(王小武 文宏武 陈建峰)

  

(责任编辑 :石兰)

分享到:
35.1K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