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2.jpg
首页 > 中经旅游滚动新闻 > 正文

安徽和县:“花园”春色如许

2021年03月25日 08:15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常兴胜

  行走在崎岖不平的安徽和县西北山村花园,游人便可初尝早春山色。

  不到花园,怎知春如许?偏居一隅的石杨镇花园村被群山揽入怀中。春日下,远远望去,山岚缭绕,峰峦轻灵空蒙。细看山坡,色彩自上而下依次为翠绿、墨绿、灰白,间杂黄褐。清风过处,色彩起伏,一脉山峰顿时鲜活生动了起来。

  花园村山地占七成,丘陵为三成。说它是山村,一点不为过。山村为群树环合,是鸡笼山国家森林公园的一部分。

  沿山路前行,一波清水明亮了眸子。明净的大金庄湖温柔地依偎在戴湖山长长的臂弯里。极目远望,清波之上,渔夫划着木舟撒着渔网,悠闲地在湖中划来荡去。渔夫承包了300多亩鱼塘,放养着草鱼、鲢鱼、鳙鱼等鱼。他遥指湖水尽头的点点黑影,“那就是水鸭子,吃了我不少鱼花。”棹进凫鸭乱,乐作虫鱼惊。这些凫鸭乱飞空中,鱼儿也惊得钻进深渊,空余下茫茫一片涟漪,向四周散去。

  “如今生态好了,鸟也多了。”渔夫一口气说出山中鸟雀十多种,鸟雀林中飞翔,鸣声上下,响彻山谷,回荡湖面,清亮游人的耳膜。

  湖水依山赋形,风平浪静时,山影倒映水中,巍峨壮丽。山的雄奇恢弘、水的婉约灵性,体现在山民的性格中。

  山麓下,一座颇具徽派建筑风格的戴本孝纪念馆坐落在苍松翠竹间,白墙黑瓦分明,白为布衣一袭,黑是笔墨一团,当年建筑设计者的创意,与戴本孝染指诗书画契合无疑。这位清初布衣画家隐居戴湖山对面鹰阿山中,自号鹰阿山樵,以丹青笔墨为要,写山画水,乐在其中。

  遥想当年,戴本孝亭下衔杯唱酬、作画论艺,与友人逍遥自娱,何其洒脱!入得馆中院落,三株金桂并立,郁郁然有细细芳香。馆之角,几尾凤尾森森。猜想这方圆不大的馆中,芳香几缕终年不散,弥漫在戴湖山上,那是鹰阿山樵画魂。布衣一袭,被山风鼓荡的宽大袍袖里,竟藏着一副铮铮铁骨。

  馆中展出的大多为当地书画家作品,两幅条屏为鹰阿山樵真迹仿本。观其画,疏简枯淡,伟峻浑厚,深有元人之风。这画中物,有南枝花园村戴湖山、大金庄湖的影子。画中有亭有山,房舍俨然,树柯横斜,疏条交映。居其中,乐哉悠哉!

  离馆几米之遥,一座“三戴墓园”牌坊矗然而立。一条青砖铺就的小道通向墓地,明代诗人戴重与新安派画家戴本孝、戴移孝父子三座墓冢赫然眼前,夹道四周松柏、桂花遍植。原墓早毁,乡人为纪念他们,重新立碑起墓。

  低首处,嫩绿的草丛,踩上去松软绵绵。放眼戴湖山,山地上东一块西一块萧萧然铺盖地珠子,趁着惊蛰前后草色鲜嫩,切下地珠头洗净清炒,山色初试春盘。

  山民尤喜房前屋后栽种香椿。雨前香椿嫩无丝。雨水前,香椿树梢椿芽绿叶红边,红似玛瑙,绿如翡翠。此时,取来竹竿,将镰刀绑在竿头,瞅准椿芽枝头,使劲一割,嫩椿芽枝轻声掉落。切下紫嫩椿芽,用竹篮盛放春色,清水洗净,开水小焯,凉拌花生米、臭干、豆腐,清炒鸡蛋,不失为山肴野蔌,为山民款待山外来客的最好山珍。

  惊蛰前,褐色桃枝劲挺上扬,点点嫩红轻描淡抹在桃枝上,许是桃花畏惧春寒,缩成一团迟迟不开,不过,清风丽日下春色依旧分外明亮。远远还可见山村炊烟袅袅升起。地处深山老林的山民,从前很少出山,菜肴就地取材。米粉炸肉便是一例。先将炕好的饭锅巴研成末,取来五花肉洗净,佐以八角、生姜、香叶等料,用盐腌制两小时,不需屋外暴晒,只因山中日头短;再将腌好的肉在锅巴粉末中滚一下,放入蒸笼、饭锅蒸。没一会,便可闻见带有咸味的锅巴米香和肉香,这山色细品,肥而不腻,外酥内嫩,有真味。

  如今花园美如画。和县开辟出了一条起点花园、终点半月湖的“全国最美乡村路”——花月大道将山村连到山外,使得这个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和县花园向世外尽展桃源春色。


(责任编辑 :刘朋)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