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2.jpg
首页 > 中经旅游滚动新闻 > 正文

运河无声

2021年02月22日 08:04   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董剑华

  京杭大运河,绵延千里流进历史长河。凝聚了先贤智慧,浇铸了古人血汗建成的这一人间奇迹,让每一位到访者惊叹不已。

  我有幸来到运河身边,目睹了她古老又迷人的神韵。

  这是杭州一段。我站在一座不起眼甚或连个名字也没刻上去的运河桥中央。

  像这样不知名的桥有很多,只要运河儿女聚居的地方,都有这么一座。或是古老的石拱桥,仍在坚持运作;或是由巧思的工匠搭建的木板跨河桥。你可不必担心,它上面照样走人跑车,和当年铁路上使用的枕木一样了不起。再就是现代的钢筋混凝土大桥。这样的桥如今占了多数,气派、英武,隔老远就能看到桥上那些镏金大字。

  桥下,河面开阔,足有二三十米。没有多少波澜,只是在两边条石砌成的河岸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那响声丝毫不会惊扰两岸的人们。河水裹挟着泥沙,并非澄澈见底,许是千年的沧桑,让我怎么也看不透。

  古老的运河水就这样凝重地躺在这弯曲的人造河道里。没有山涧小溪的欢呼跳跃,没有奔涌江河的咆哮激荡,更没有旖旎湖泊的映日花红。就这样,运河像是睡着了。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连串清脆高昂的汽笛声。抬眼望去,就在前方河道拐弯处,驶来一艘轮船,船顶上的五星红旗迎风猎猎。近了,那发动机的隆隆声越发低沉粗重,船桨击水声越发清脆响亮。轮船扑面而来,很快占满了我的视野。船头涌起一道水坎,仿佛裹了件围裙。这个庞然大物肚子里装满了亮晶晶的细沙,压得船舷上差一点漫上水来。驾驶舱里一个小小的船舵在船员的手心来回转动,这铁甲威龙很快钻过桥洞。扭头再瞧,船尾水花飞舞,像是蜂蝶逐花。

  此时,运河波光闪闪,一片欢腾。激动的水波一阵强似一阵地撞向岸去,绽放朵朵花儿。

  运河醒了。

  这时第二艘轮船鸣笛来了,船头立着一位姑娘,鲜红的裙衫轻盈地舞动着。她凝望前方,似座雕像定格在我眼前。船速很快,姑娘飘然而去。

  接下来的船只来来往往通过大桥,尤其是那没载货的空船,船头翘起老高,像位披挂上阵的巨人,乘风破浪,鸣着高亢的汽笛与重船擦肩而过。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很久。我发现运河上的船只大抵是运输沙子、石料等的货船。是啊,现代交通工具五花八门,选择余地很大,古老的运河已不再像当初那样包揽南北客货运输的大任。它是如此淡定地面对岁月,默默承载所能承载的历史,延续那段属于它的传奇。

  只要靠着运河,几乎每家门前或是屋后,都会弄出一些台阶来,通往运河水里。台阶上苔痕很浓密,里面的砖石被岁月和河水剥蚀得失去棱角,却依然指引着主人上下河水之间。

  这时岸上一栋洋楼里走出一个年轻的姑娘,她手端一盆衣服,轻快地跳下那几级石阶,蹲下身子,凑近河水,“哗哗哗”的撩水声格外响亮。

  船少了,运河渐渐归于平静。我也该走了,就让她好好休息一会儿吧。


(责任编辑 :刘朋)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