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2.jpg
首页 > 中经旅游滚动新闻 > 正文

欲购连亏的西藏旅游 新奥旅游梦负重

2018年06月20日 09:29   来源:北京商报   

  旗下北部湾旅在今年一季度刚刚出现亏损,如今,以燃气起家的新奥又瞄准了连亏的西藏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旅游”)。6月19日,西藏旅游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与西藏考拉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考拉科技”)正在共同筹划将子公司股权转让至新奥控股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奥控股”),后者属于“燃气大王”王玉锁打造的新奥系。据了解,今年5月,新奥控股就曾通过参股的新绎七修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绎七修”)收购西藏旅游旗下5家业绩疲弱酒店资产。业内人士分析,国内旅游市场持续扩容,新奥涉足其中本无可厚非,但该集团接管连亏的西藏旅游后,能否让亏损企业止颓进而增强自身旅游业务竞争力尚很难说。

  拟接盘西藏旅游

  西藏旅游披露,其控股股东国风集团正与西藏旅游参股股东考拉科技共同筹划,转让所持有的西藏国风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风文化”)、西藏纳铭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纳铭”)100%的股权,受让方均为新奥控股。由于这两家公司均持有西藏旅游股份,上述重大事项完成后,新奥控股将通过间接持股的方式获得西藏旅游约20.34%股份,从而可能导致西藏旅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业内人士猜测,此次股权转让后,新奥或将对西藏旅游进行实质性接管。北京商报记者就此事电话采访新奥,但截至发稿前未得到任何回复。

  据了解,西藏旅游主营业务为旅游景区开发与运营,拥有林芝地区四大景区以及阿里地区神山圣湖景区等多家5A级景区的经营收益权,此外还运营旅行社、酒店、旅游客运等旅游服务业务。而新奥是以清洁能源为主业的创新型企业集团,业务板块包括太阳能源、新奥科技、能源化工、智能能源、文化健康、海洋旅游等。

  虽然西藏旅游拥有很多优质且稀缺的景区资源,但近两年公司业绩却持续亏损,已被证监会实施退市警示风险。数据显示,2016年该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9512.41万元;2017年该公司亏损7917.34万元;今年一季度仍然未扭亏。

  西藏旅游表示,业绩亏损主要是由于公司新投入运营的酒店尚处于培育期,固定运营成本偏高,且阿里神山圣湖景区游客接待人数及营业收入增长不容乐观。与此同时,受当地“冬游西藏”优惠政策影响,西藏旅游市场一季度游客接待人数增幅较大,不确定是否影响传统旅游旺季需求,即对6月底至10月初的入藏游客人数产生一定影响,整体形势预期不容乐观。故业内普遍认为,该公司的“钱途”并不明朗。

  所收酒店营收能力弱

  事实上,新奥“入主”西藏旅游早有端倪。今年5月,西藏旅游发布公告称,为优化公司资产结构,突出主营业务优势,减轻酒店重资产对公司业绩的影响,西藏旅游决定在休闲游相关业务运营时机不完全成熟的情况下,通过公开拍卖或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的形式,出售旗下5家酒店资产,预计将为公司提供2000万元以上的正向利润(不考虑税金)。6月,新绎七修以6.49亿元的价格接收这5家酒店。值得一提的是,新绎七修背后的大股东正是新奥旗下的新奥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

  对于出售目的以及原因,西藏旅游方面称,经过几年的经营,酒店重资产的运营模式会对公司短期业绩造成一定的拖累。据悉,被出售的5家酒店均属于喜玛拉雅系列酒店,分别为拉萨酒店、雅鲁藏布大峡谷酒店、普兰国际大酒店、冈仁波齐酒店以及巴松措度假酒店。其中,喜玛拉雅·拉萨酒店刚于2017年完成改造升级并投入运营,尚处于市场培育期;巴松措度假酒店于2016年部分投入试运营,但尚未完全达到全面运营标准,阿里地区两家喜玛拉雅系列酒店受政策及口岸通行条件限制等因素影响,主要接待对象印度香客数量与建设时的测算差异巨大,因此各家酒店均面临着营收能力较弱而折旧摊销成本相对较高等问题。

  此外,受地区旅游淡旺季差异以及地域性气候条件影响,上述酒店客房出租率波动很大,在淡季(每年10月中旬之后,5月之前)不足10%,普兰大酒店和冈仁波齐酒店则须在淡季暂停营业。按全年平均计算,整体客房出租率与区外酒店同行业存有较大差距。数据显示,2017年,包括上述5家酒店在内的公司旅游服务业务营收为2276万元,但营业成本就已高达4898万元,占公司总营业成本的53.21%。

  对此中国社科院旅游中心特约研究员杨彦锋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新奥在燃气领域发展多年,业务和资金积累已经比较稳定,因此会选择旅游这种跨越性行业,以培育新的增长点。西藏旅游下属酒店所处的地段以及拥有的周边旅游资源,意味着该板块具有升值空间和收购价值。但这5家酒店需要多长时间才能达到成熟运营期还不能确定,且不可控因素较多。因此,新奥完成酒店收购后,短期内难免经营承压。

  旅游业务竞争力不足

  近几年来,全国旅游市场整体呈高速增长态势,吸引一众资本。在介入西藏旅游之前,新奥已经拥有上市公司北部湾旅,其业务涉及海洋旅游、健康旅游、景区运营开发及智慧旅游等领域。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北部湾旅近两年营收净利双增,但该公司营收的主要来源并非旅游板块,而是行业认知解决方案业务。且今年一季度,北部湾旅旗下旅游板块因新拓展的部分景区类业务处于培育期、盈利能力较弱期,致使该板块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392.33万元,并导致公司整体出现亏损。

  所谓“攻城容易守城难”,在北部湾旅旅游业务创收力不足的背景下,如果又接下西藏旅游这个“重担”,新奥能否解决景区现存问题,带动两大旅游板块上行,业内对此存疑。

  北京联合大学旅游产业经济研究所所长张金山表示,作为西藏自治区旅游第一股,西藏旅游的壳资源以及旅游资源具有收购价值。从商业角度来看,经营不善的西藏旅游,为新奥的资本收购提供了前提条件,后期如果能够通过资产优化配置,盘活西藏旅游业务,新奥可获得丰厚的经济回报。但他也指出:“任何资本并购均具有一定风险,文旅项目投资大且回报期较长,对企业要求较高。新奥接连扩充其旅游业务版图之后,如何降低不可控因素的负面影响,做好旅游项目的前期战略定位、策划创意,建成后的运营管理、宣传营销等都是需要思考的重点。”

  北京商报记者 肖玮 武媛媛/文 代小杰/制表


(责任编辑 :叶玮)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