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2.jpg
首页 > 中经旅游滚动新闻 > 正文

欲减轻资金压力 外资高端酒店大额众筹存风险

2018年03月27日 09:34   来源:北京商报   
  继民宿之后,“求钱”若渴的酒店企业开始涌入众筹行列,其中,也出现了外资酒店品牌。3月26日,北京商报记者在多彩投新型空间众筹平台(以下简称“多彩投”)上发现,贵阳汉唐希尔顿花园酒店也成为众筹项目,项目发起人为贵州汉唐佳华酒店集团(以下简称“汉唐佳华”),筹资规模达千万级。事实上,卢旺达喜来登酒店、大连开发区智选假日酒店、青城山六善酒店等外资品牌的业主方都已加入众筹。但有业内人士指出,众筹可以促进酒店等经营性项目快速扩张,但通常参与众筹的项目规模较小,风险可控。如果筹资金额过大,不仅众筹会有难度,而且回报周期较长。此外,我国目前没有完备的众筹监管制度,因此投资者的利益难以得到保证,甚至有非法集资的嫌疑。

 

未标题-6 拷贝

  外资酒店业主方众筹

 

  不久前薛蛮子众筹建民宿一事,把多彩投众筹平台推到了聚光灯下。北京商报记者在该平台上浏览众筹项目时发现,贵阳汉唐希尔顿花园酒店也列入其中,而此次的发起人为汉唐佳华。项目资料显示,汉唐佳华是贵州最大的酒店集团之一,拥有超过20家各类酒店。而汉唐希尔顿花园酒店是汉唐佳华投资兴建、希尔顿管理经营,是贵阳第一家希尔顿花园酒店,也是中国第十家希尔顿花园酒店。

  项目介绍显示,酒店项目估值为8000万元,筹集规模为1000万元(可超募至1765万元),起投金额分别为4万元、15万元、50万元不等。投资人每满3个月进行一次分红,投资4万元的年回报率在11%-12%,且每年可获得2张房券;投资15万元的年回报率为12%-13%,且每年可获得8张房券;投资50万元则预测最高可获得每年14%的回报,且每年可获得27张房券,投资期限为五年。

  此外,投资人投资金额在15万元(含)到50万元(不含)区间的,以及投资金额在50万元(含)以上的,也会按不同投资金额进行分红。对于分红达不到预期效果时,项目公司将在分配收益日进行补足。

  据了解,多彩投的众筹分为股权、消费和收益权三种众筹类型,不同的众筹方式也会得到不同程度的回报,而贵阳汉唐希尔顿花园酒店则是通过收益权众筹的,也就是所谓的“债券类众筹”。多彩投方面表示,项目发起人出让一定比例股份的未来收益权,但不实际转让股份。且在约定回购时间时,项目发起人以约定的价格回购该权益。项目显示,酒店的提前回购窗口期为投资期限届满三年、四年之日前的30天。也就是说,在回购期时,发起项目企业将本金返还给投资人。

  业内普遍认为,在酒店众筹刚刚起步的时候,大多都是民宿和一些规模较小的酒店,筹集资金为几十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但随着酒店对资金需求持续加大,目前众筹酒店的体量也在逐渐扩大,筹资金额已经达到上千万元,随之而来的潜在风险也就越来越大。针对汉唐佳华发起众筹项目,希尔顿集团是否知情一事,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希尔顿集团的相关负责人,后者回复称,这个众筹仅仅是业主方单方面的行为,与集团没有直接关系。

  欲减轻资金压力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这种众筹模式就已出现,贵阳汉唐希尔顿花园酒店并非首家参与众筹的外资品牌。据悉,2017年位于东非卢旺达的喜来登酒店、大连开发区智选假日酒店已经完成众筹;2018年1月,四川青城山六善酒店的众筹正在进行,此外,多家本土酒店品牌包括亚朵、全季等都有众筹项目。

  众筹酒店是将部分资金进行众筹,众筹资金不会超过资金总额的50%,平台将根据项目的不同收取3%-5%的佣金。除了减轻资金压力外,这种自发的筹资模式也能达到较好的宣传效果。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在多彩投上部分众筹项目的收益较理想。多彩投2017年10月分红报告显示,北京国贸全季酒店年化收益为10%,总分红约为8万元。而今年最新的2月分红报告显示,该月共有50个项目实际分红,分红总额为460多万元。其中,大连开发区假日酒店出现在分红榜上。

  酒店产权网联合创始人冯少辉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在国内贷款等融资渠道门槛较高,众筹可以帮助投资人补充资金。但是,虽然众筹酒店整体运营情况良好,可也有众筹项目并不成功,例如一份分红报告就显示,乐雅旗下精品酒店“听箜曲/居无垠” 筹集资金为231万元,但现在呈亏损状态。

  至于贵阳汉唐希尔顿花园酒店,北京商报记者从一家大型OTA平台上看到,酒店房价定价为500-1100元不等,但部分消费者曾诟病“酒店卫生差”、“快捷酒店的档次却是星级酒店的价格”、“服务差”等。不过,对于汉唐佳华发起众筹的原因,截至记者发稿前,北京商报记者未得到对方回应。

  风险犹存

  业内人士指出,众筹其实就是一种融资,但通常参与众筹的项目规模较小,如果项目过大,不仅众筹会有难度,而且回报率周期较长,风险也会相应增加。冯少辉坦言,众筹项目有资金赎回的周期要求,通常为1-3年。他指出,众筹的成本普遍在10%-12%,在市面上,酒店的ROA(资产收益率)的回报率最高为14-15%左右,稍有不慎,可能背上较高还款重负,但具体还要看酒店经营项目的种类。“一般客房属于高回报率产品,单纯的客房项目回报可能会略高于餐饮等其他项目,但总体看,酒店还本压力不小。”

  此外,由于酒店市场竞争加剧,不少外资酒店在华盈利并不理想,也曾出现金融街洲际酒店、上海静安希尔顿酒店等外资酒店撤牌现象,而国内酒店发展也参差不齐,这些都需引起关注。而不少酒店采用的债券类众筹也会面临较多短板。冯少辉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分析,首先需要严谨的监管机制,这样才能保证散客的资金安全和收益,这对众筹平台的要求很高,一旦平台对项目的判断失误,则有可能导致资金损失。举债人对于所投资的项目也需要有良好的判断和预期,如果无法到期还本,有可能导致被担保的酒店收回。另外,众筹平台和举债方如果违规操作,通过不良项目或者概念、情怀等手法吸引投资人,那么这本身已经不是在众筹,而是诈骗。

  华美酒店顾问机构首席知识官、高级经济师赵焕焱也指出,我国目前没有完备的众筹监管办法,因此投资者的利益难以得到保证。

  北京商报记者 肖玮 王莹莹/文 宋媛媛/制表


(责任编辑 :叶玮)

分享到:
35.1K
P020171018397604994034.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