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2.jpg
首页 > 中经旅游滚动新闻 > 正文

艺术生游学变劣质旅游 一封举报信折射高校游学乱局

2017年08月23日 09:25   来源:北京商报   

  高校游学所引发的纠纷此起彼伏,百年育才(北京)教育咨询股份有限公司冒用清华大学名义进行夏令营招生的事情刚刚过去,8月22日,清华美院硕士周洪任一封《致教育部部长,举报同济大学艺术生游学变劣质旅游》的一封信在网上流传。游学为何如此之乱,游学作为教育和旅游之间的交叉市场,没有行业标准,没有相关法规,监管部门多头,导致游学乱象泛滥。

  当事人各执一词

  周洪任的举报信引发业内外的广泛关注。从周洪任提供的资料来看,周洪任参加的游学项目名称是“中国艺术高校师生赴意大利交流项目”,该项目由全国艺术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同济大学中意学院合作创办。

  周洪任向该项目的承办方上海费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缴纳2.5万元款项后随团去意大利。据悉,上海费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5月,注册资本为100万元。公司在注册信息中写道,经营范围是文化艺术交流策划咨询、商务咨询、企业管理咨询、电脑图文设计制作等,但是并未显示有旅行经营资质或者教育培训相关内容。

  周洪任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7月去意大利,同住在一起的学生之间互不认识,“有一天早上5点多,我的床靠门,天还很黑,我被一个同来旅游的学生吓醒了。”当时两人发生纠纷,并且拉扯了一下。这件事引起带队老师的关注,并且给予了批评,“天气很热,没有空调,居住环境差,有蟑螂等,并且对游和学的比例也很不满意,第一周只上一节课,第二周上三节课,其他时间都是旅游。授课的教师水平也很差。”

  周洪任称,她和游学老师之间发生了纠纷,被认为是对老师不敬,从宿舍被赶出去。周洪任流落意大利街头,后来自己买机票回了国。这中间没有人和机构去联系她。“我当时看上的同济大学的这个学校品牌才去报名的。同济大学对我的遭遇要负有责任。”

  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到同济大学对外发言人朱大章,他表示,从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的网站信息来看,这个海外学习项目确实存在,由CAEIE-AAP项目管理办公室具体操作,这个办公室到底和同济大学什么关系正在了解中。周洪任所说的有关游学的具体情况还在核实中,要根据核实情况进一步处理。

  高校游学乱象频发

  周洪任表示,参加该游学项目并没有签署合同,而是填写了一张《2017年艺术硕士研究生赴意小学期项目申请表》。相关款项汇入上海费恩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周洪任表示,带队老师自称是全国艺术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指导委员会工作人员,但联系这些老师时打的是上海费恩文化传播公司的电话。当初从意大利的宿舍里撵走,周洪任的老师吕培瑜目前已经注销了微信号,联系不上。

  前不久,百年育才在进行清华大学2017科技创新夏令营推广活动时,在宣传材料中声称此次“2017年优秀中学生科技创新夏令营”是由清华大学理学院、机械工程学院和清华大学材料学院主办,更有清华大学多位教授学者作为夏令营老师,甚至优秀营员可直接获得相关院系老师向清华大学招生办的自主招生推荐。对此,清华大学招生办发布声明称,将对百年育才(北京)教育咨询股份有限公司以清华大学为背景进行夏令营宣传进行依法追责。

  学生王同学(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举报称,她在2016年暑期与8位同学一起前往美国圣路易斯大学参加了由湖北武汉某高校组织的游学活动。在美非上课时间,由跟校方合作的私人旅行社带他们游玩。王同学称无法判定是否旅行社为正规机构,但是有一件事情让她心有余悸至今,当时乘坐的车辆被同行的机械学专业男生看出来,是由七座车改装而成的“小型巴士”,存在着极大安全隐患,车内安全带与座位分离,但由于旅行社否认这是改装车,他们人在国外不希望产生纷争,此事便没有再追究下去。

  行业标准亟待确立

  游学乱象重重,如何监管?国家旅游局发布的《研学旅行服务规范》于2017年5月1日起实施。《研学旅行服务规范》第五条中,对于服务提供方做出基本要求:首先,研学游主办方应具备法人资质,应对研学旅行服务项目提出明确要求,应有明确的安全防控措施、教育培训计划。应与承办方签订委托合同,按照合同约定履行义务。其次,研学游过程中的承办方应为依法注册的旅行社,但是规定是以中小学生为主体对象。成人游学目前没有相关法规,也没有准入门槛。

  世纪明德董事长王学辉表示,目前市场上尚未出台明确的关于“成人游学”的办学主体和主办资质等相关规定。不论是教育部下属机构、校方,还是旅行社,甚至公司都可以组织“游学、访问”等活动,目前市场上尚未出台明确的关于“游学”办学主体和主办资质等相关规定。

  王学辉认为,游学实际上是处于旅游和教育培训之间的交叉市场,据悉,对于游学市场的监管,目前主要由工商和旅游部门负责,教育部门几无插手机会。从目前的游学市场来看,完全是民间自发行为且组织方良莠不齐,存在很大安全隐患,游学内容“游”占多大比例,“学”占多大比例,教师是什么水平,这些基本处于无人监管状态。由于没有一个明确的对于“游学”领域的监管部门,目前教育部、旅游局、工商局等部门对游学的监管均处于模糊状态。

  北京商报记者 刘亚力 唐然/文 CFP/图


(责任编辑 :叶玮)

分享到:
35.1K
383.jpg
·延深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