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标题-2.jpg
首页 > 中经旅游滚动新闻 > 正文

深夜经济热度攀升 京城“深夜食堂”涨姿势

2017年06月27日 09:11   来源:北京商报   

  无论是段子吐槽还是直击心灵,国产版《深夜食堂》的走红激发出了人们心中对深夜时间的共鸣。在北京,夜幕降临并不是一天生活的结束,华灯初上后,小餐馆、酒吧、KTV、地摊、24小时便利店、足疗店等已经成为深夜经济的符号。在这背后,有一群人成为深夜消费的主力军。或是为了排遣压力,或是深夜下班觅食,亦或是为了生计奔波,深夜消费已然成为都市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热度攀升

  北京的夜生活并没有因为夜色落幕变得寂静,白天忙于工作的上班族几乎是在这一刻一同涌入北京的夜生活,很多娱乐需求只有在夜晚才能进行。目前,多数商场和餐饮基本会在22时左右结束营业,地铁也会在23时完成运营,只有少数夜线公交穿梭在北京的主要交通线上,但这并不影响消费者对夜间消费的热度。

  夜间经济的热度会在上班族19时下班后进入第一个高潮,随着22时左右各大商场陆续结束营业以及地铁结束运营而逐渐消退,但与此同时,酒吧、咖啡厅、KTV、电影院、剧院等人群聚集且带有社交功能的消费场所的消费热度并没有明显消退。

  在北京语言大学读研的学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每天20时结束自习再相约朋友同去五道口相聚已经成为一种习惯,酒吧、KTV、电影院、火锅店、烧烤店是常去的地方。以学生为主的消费群体会在22时前陆续回校,为这类群体“补位”的则是周围写字楼刚刚结束加班的白领人群,这部分群体与尚未结束娱乐的大军汇合,也再次点燃五道口的消费热点,白领李女士称,夜生活不单单是为了吃饭,减压与倾诉才是更为主要的需求。一家位于五道口的甜品店服务员告诉北京商报记者,门店在夜间的销售量与销售额基本是白天的两倍,翻台率也在22时前后达到峰值,甚至消费者还要排起长长的队伍。

  以餐饮和娱乐为中心所构建起的深夜经济外延,正在不断扩大。24小时便利店业态已经成为深夜经济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例如7-ELEVEN、罗森、全时、好邻居等,“小而美”的便利店具备距离、时间、商品、服务等诸多方面优势,24小时营业模式可在同等成本的条件下获取更多利润。好邻居青年沟路店的服务员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称,24小时营业只需要付少量的电费和人工费,这和每晚的净利润相比只是极少的支出,成本不会随着关店休息而减少,营业收入反而会因此增加。相关数据显示,23时至次日早7时的销售额可以占到便利店全天销额的30%。

  除此之外,街边的小摊依旧是深夜经济中的一分子。小摊车遍布在小区门口或者路口,摊主多是在北京漂泊的夫妻,虽然他们的收益在北京并不算高,但与他们在家乡的收入相比这仍旧是一笔可观的数目。马家堡西路的瑞丽江畔小区门口,聚集着三家路边摊,出摊时间从16时至第二天凌晨1时,一位摊主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出摊9个小时净利润也只有400元左右,除去每月的房租钱,其余均寄回老家贴补家用,因此最怕城管和雨天。

  外延扩展

  线下实体店在深夜经济中的地位一直难以撼动,随着近几年互联网的意义不断加深,深夜经济的入局者不断增加。在今年“6·18”年中大促期间,各大电商平台的成交量在深夜中多次刷新纪录,消费者已经习惯于从深夜开始抢购,因此最激烈的抢购时间往往发生在凌晨。

  根据苏宁易购提供的年中大促数据显示,零时至凌晨2时之间的成交量基本占到了“6·18”当天总成交量的一半,其次才是12-14时,而通常认为黄金时间的20-22时的成交量位于第三位,仅为凌晨期间成交量的1/3左右。同样,京东在“6·18”大促期间的深夜成交量更是惊人,第一个小时的销售额超过去年同期的250%,电脑办公品类、数码品类、手机品类等3C产品均在大促开始前6分钟以内达到亿元销售额。“6·18”年中大促只是电商平台深夜经济中的一个缩影,窝在被窝里购物已经成为消费者的习惯性动作。

  深夜经济自然离不开餐饮,外卖平台借助夜宵也加入了深夜经济的大军。根据百度外卖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百度外卖平台上的夜宵销售单量较2016年同期基本持平,但交易流水额已近亿元,较去年同期大幅上升。以北京地区为例,6月1日-20日,百度外卖的夜宵销售单量达30余万单,交易流水额已超过2500万元。根据饿了么提供的数据显示,在24小时交易额数据中,11时、18时、22时是三个订单峰值,虽然18时以后的交易额在下降,但下降幅度小于11时后的下降幅度,20时的低谷成交量基本与11时的峰值在同一水平线,交易额从20时开始再次爬升,直至22时左右再度达到峰值。

  同时,男女比例也在外卖平台中存在差异。根据饿了么的数据显示,女性比男性更为青睐外卖平台,女性的夜宵订单量和交易额均高于男性,在夜宵订单量比中,女性与男性的比值为1.11:1;宵夜交易额比中,女性与男性的比值为1.02:1。

  随着深夜经济的不断外延,O2O平台提供的代驾也已成为消费者酒席后的选择。不少饭店门口都会聚集众多代驾,等待着结束聚餐的消费者,代驾们会迅速抢下自己附近的订单。在很多夜线公交上,代驾是最为固定的常客,标有代驾的外套、折叠式电动车、蓝牙耳机已经成为代驾的标志。一位常坐夜线18路公交的代驾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22时至凌晨3时是订单的高峰期,由于每单的终点无法预计,接单数量会有所不同,少则3单左右多也可以达到十几单,而折叠的电动车会替代夜线公交到达无法到达的地方。

  特点多样

  尽管深夜经济的内容在不断丰富,但 “夜间经济是年轻人的经济”这句话一直没有改变。年轻人是深夜经济的消费主体,人数与支出均高于其他年龄段的消费者。从苏宁易购提供的“6·18”大促期间的数据显示,“90后”抢购者占比高达42%,“80后”抢购者为36%,两者占比远远高于“70后”的20%。有分析认为,目前“90后”与“80后”已有较为稳定的收入,与上一代城市居民相比,他们有着不一样的生活习惯和消费心理,工作节奏与生活节奏的改变都促使深夜经济的比重不断上升。

  深夜经济消费者也因年龄、收入的不同而偏好不一,休闲娱乐、电影演艺、美容健身等是年轻人的消费核心,这类消费的价格也会随着深夜的来临有所提升。以万达国际影城CBD店为例,根据大众点评的价位表显示,6月26日的《变形金刚5》,除去VIP厅,白天电影票售价在60-80元之间,夜间场次的售价基本是白天的1.5倍。同样是英语3D,6号厅播放的《变形金刚5》,0时与9:50的场次售价为73.5元,12:40与15:30场次的售价为一天最低63.5元,18:20与21:10场次达到一天售价的最高值96.5元,是白天的1.3倍与1.5倍,随着上班族下班夜生活的开始,电影票也水涨船高,而当地铁开始停运,消费者陆续返家,电影票的售价开始降低,直到白天降到最低。

  北京商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北京深夜经济的活动强度和活动密度存在周期性,会经历低到高再到低的循环,夜间经济具有周期性,要经历一个个从低到高再从高到低的阶段和循环,夏季是深夜经济的高峰期,春季与冬季是深夜经济的低谷期,与上海、广州等地相比,寒冷的冬季让北京的夜生活稍显冷清。同时,华灯初下后深夜经济开始起步,并在3小时之内达到峰值,随后逐渐回落。

  同时,深夜经济具有聚集效应,特色商业街、城市综合体、中央商务区和商业商务楼等是深夜经济的聚集地,且不同业态也会相应聚集,彼此拉动流量。此外,深夜经济也是社交的聚合场所,快节奏的生活在夜晚逐渐减缓,人们也有了更多消费的时间。

  北京商报记者 吴文治 实习记者 赵述评


(责任编辑 :叶玮)

分享到:
35.1K
383.jpg
·延深阅读